澳门太阳城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作家在线 > 作家印象 > 正文

相裕亭:儿行千里

更新时间:2019-09-13 | 文章录入:jkz | 点击量: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中国作协在北戴河设有一个创作之家。每年的五月至十月间,全国各地的作家,在中国作协及各澳门太阳城的统一调配下,分期分批地到此创作、休假。

  通知上说,可以带家属。

  “创作之家”为每位作家提供一个单间。手头有创作任务的作家,可以到此写作;创作劳累了的作家,可以过来休假。

  报到的那天晚上,大家围桌而坐——共进晚餐。

  济南军区来的部队作家苗长水,领着一位耄耋老人与我们共坐一桌。

  吃饭期间,与我挨肩而坐的陕西作家吴文茹悄声问我:“那个年纪大的,与那个穿粉色T恤衫的军人,是什么关系?”

  苗长水是原济南军区创作室主任,已过花甲,他是享受将军待遇的军队作家。

  我观望了半天,感觉他们是母子。但是,初次相见,彼此还不熟悉,没敢妄言。

  可饭局进行到一半,大家便知道苗长水领来的是他母亲。

  那个老太太,留齐耳短发,银丝参半,面容慈祥,说一口地道的山东话。她的老伴,也就是苗长水的父亲苗得雨,曾是山东省文联副主席,著名诗人,解放战争时期,被延安《解放日报》誉为解放区的“孩子诗人”。全国解放后,历任《鲁中南报》《大众日报》《前哨》《山东文学》编辑、记者、副主编等。出版《旱苗得雨》《我的高粱真正好》等近50本文集。

  前年,苗长水的父亲苗得雨去世后,苗长水便把母亲带在身边。此番,苗长水老师来北戴河“创作之家”休假,老太太也跟着儿子来当一回“作家”。

  苗老师告诉我们,他母亲耳朵有点背,其他方面都挺好。吃饭时,苗老师给她夹菜,她反过来给儿子夹菜,时而,还转过脸去,悄声告诉儿子,吃这、吃那。其间,老太太拿抽纸时,坐她左边的作家不是她儿子,她不给,专门把手中的抽纸分给自己的儿子。

  苗老师乐,他告诉母亲,说:“你不用惦记我。”

  我们大家都乐。

  可那老太太仍旧往儿子跟前夹菜、递抽纸。可以想到,在老太太的心目中,儿子才是她惦记的人,也是她最最疼爱的人。尽管她的儿子苗长水苗老师已经是军队里的将军了,老人家还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对苗老师。

  苗老师说他母亲年轻时,参加过沂蒙山区的识字班,在宣传队打腰鼓、扭秧歌,一直扭到临沂市里去。那老太太听我们大家夸她,跟我们一起乐。

  苗老师,即苗长水。我在百度上查了一下,著有中篇小说集《犁越芳家》《染坊之子》《非凡的大姨》等 。他的老家沂南,与我的老家赣榆县相隔几十里路,我们两人聊得很投机。他到过我们连云港,与我们连云港的作家刘晶林很熟。刘晶林曾在前三岛当过指导员,写过一些军旅题材的小说,苗老师与他一起参加过部队的文学活动。

  此后几天吃饭时,我们不约而同地坐在一起。饭桌上,大家话题最多的,仍然是苗老师的母亲。

  饭后散步,苗老师握着娘的手在院子转圈;晚上看电影,老人家耳朵听不见,但苗老师还是把她领到电影场去。

  苗老师说他母亲喜欢热闹。可电影刚演个开头,苗老师就伏在母亲的耳边问:“还看吗?咱们回房吧。”

  老人家很听话,起身就跟着儿子走了。

  苗老师说,母亲就是个“老小孩”。

  有一天中午吃饭时,大家谈起苗老师的父亲写了很多诗集,老人家可能听到了,突然插话,说:“他不听话,写文章写死了。”

  苗老师附和着母亲,说:“是是是。”

  苗老师说“是是是”时,告诉我们,他父亲去世的当天,《文艺报》还发表了一篇随笔。

  老人家可能猜到我们大家所谈论的话题,自言自语地说:“他就是爱写。”老人家埋怨自己的老伴写作写死了,其实也是在夸她的老伴爱写作呢。

  苗老师说:“好啦好啦,你好好吃饭。”

  我们都说苗老师身边有个老娘很幸福。

  苗老师说:“是是是。”

  苗老师说“创作之家”的工作人员,对他老娘很照顾,专门安排到一楼,便于老人家到院子里活动。可苗老师一般不让母亲离开他的视线。

  九月四日那天下午,苗老师看天气晴好,想跟大家一起到海边去游泳,问母亲去不去?

  母亲头一天去过海边,此番不想去,想在房间里休息。

  苗老师告诉母亲在房间里休息可以。并说,还可以到院子里转转。但是,不能走出院子。

  母亲说:”行!”

  一切安排停当了,苗老师换上泳衣,来到老虎石海滨浴场。前后一个多小时的样子,苗老师惦记母亲,便提前回来了。

  不料,母亲不在房间。

  问服务员。

  服务员说:“半个多小时前,老人家出去了。说是去海边找儿子。

  我们的住地到海边约有两三里路。老人家一个人跑到海边去了,那里人山人海,海岸线有七八里长,她往哪里去找儿子呀!苗老师着急了,返身就往海边跑。

  路上,遇到一辆的士,苗老师挥手拦下,可司机看他一身泳装,告诉他:“北戴河有规定,穿泳装者,不得乘坐的士。”

  无奈何,苗老师只有撒开脚丫子,跑着往海边去找母亲。

  还好,此时前方有我们的同伴——徐州作家杨刚良,在海边认出苗老师的母亲,便选定海边一个小岗亭,给苗老师发微信,让他快去领母亲。

  苗老师看到微信上母亲所在位置,一颗悬着的心,总算落下来了。

  随后,当苗老师找到母亲时,开口就埋怨她怎么一个人跑到海边来了。

  老人家很是平静地举一下手中的塑料袋,说:“我怕你在海里洗澡冷,给你送毛巾(宾馆的大浴巾)。”说话间,老人家就把浴巾从塑料袋里“沙啦啦”地拽出来,慢慢地递给儿子。

  那一刻,苗老师语塞了。原本埋怨母亲的好些话,瞬间荡然无存。

  随后,苗老师接过母亲递他的浴巾披在肩上。挽起母亲的手,慢慢往回走。

  母亲走了几步,看儿子的浴巾没有披好,停下来,帮儿子往前扯了一下,又一下。直至她感觉儿子肩上的浴巾搭好了,这才跟着儿子慢慢往我们的住地走。

  2019年9月7日星期六

 

  于北戴河创作之家

[作者简介

  相裕亭,中国作协会员。著有长篇盐河系列小说三部。其中,《盐河人家》获“五个一工程”奖;《看座》获“中骏杯”《小说选刊》双年奖(2016至2017)、第16届(2017年度)全国微小说一等奖、入围“首届汪曾祺华语小说”奖;《风吹乡间路》获“花果山”文学奖;《忙年》获“冰心图书”奖;连续六届获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。《偷盐》入选2005年中国小说排行榜。结集出版了《盐河旧事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)等20余部作品集。